原本南非方面对中国生产屏幕存有怀疑,生产类似乌乌祖拉这样的喇叭

战舰、变形金刚、机动战士等塑料模型玩具似乎是男性专属玩具。在日本,越来越多的女性爱上这些塑料模型玩具,而且喜欢自己动手装扮,制作独一无二的模型。如今,她变得越来越专业,在家中建起一个小工作间,配备风扇等设施,以便快速吹干颜料。

“在前几年,生产类似乌乌祖拉这样的喇叭,税前的利润能够达到20个点,但今年利润仅仅只有10个点。以一个型号为888D的球迷喇叭为例,单价为2.05元,毛利仅仅为0.2元,而在往年这样的一个喇叭,至少有0.4元的利润。”

本届世界杯主角之一的“呜呜祖啦”大部分由汕头生产,原来南非各地街头为转播赛事安装的大屏幕,也是由中国厂商提供
中国队虽然没能跻身世界杯32强,不过这项在南非举行的盛事,仍充斥着中国元素,并为商家带来极大商机。众所周知,本届世界杯主角之一的“呜呜祖啦”大部分由汕头生产,原来南非各地街头为转播赛事安装的大屏幕,也是由中国厂商提供,租用费高达110万美元。而中国公司更是世界杯80年来首次成为官方赞助商,中文品牌的名称也首次出现在世界杯赛场广告板上。
大屏幕造福郊区贫民
南非世界杯大屏幕属政府招标工程,位于江苏的富士迈半导体精密有限公司参加竞标,对手包括全球最大的屏幕生产商比利时的Barco及美国的Daktronics。原本南非方面对中国生产屏幕存有怀疑,不过富士迈得到当地的华人企业前锋集团帮助支持,以及本身价钱相对便宜的优势,终于在今年2月得到这个项目,厂商在一个半月内生产了专供世界杯使用的50个大屏幕,并在两个月前分三批从上海水路运到南非德班市。
本次富士迈一共为南非提供了50个大屏幕,全部都是出租性质,每个租金为22000美元,总共费用达110万美元。世杯完结后,富士迈会再派人将屏幕拆走运回中国。富士迈总经理郭昆生表示:“每个屏幕约20平方米,一般都是装在较偏僻的地方,每装一个屏幕要请八个工人,屏幕上装有卫星天线,转播赛事没有问题。”南非不少住在郊区的贫困球迷,都依赖这些大屏幕来享受世杯盛事。

变形金刚

中国制造的呜呜祖拉

中外玩具礼品网2010南非世界杯玩具特别专题 2 3

战舰、变形金刚、机动战士等塑料模型玩具似乎是男性专属玩具。在日本,越来越多的女性爱上这些塑料模型玩具,而且喜欢自己动手装扮,制作独一无二的模型。
这些女性在日语中被称为“爱塑料女生”。她们说,从战舰到自己喜欢的动漫人物模型,给它们涂上不同颜色,添上闪耀的装饰物,让人觉得乐趣无穷。
“身体看似由超耐热不锈钢制成,再配上一张富有线条感的面孔,真酷。”日本共同社19日援引东京一名女工的话报道。这名女工已过而立之年,去年对日本动漫人物“机动战士高达”一见钟情,从此成为一名“爱塑料女生”。
不过,制作专属自己的塑料模型玩具并不容易。这名女工在博客中讲述自己多次弄破模型的经历,网友们不断鼓励并传授经验,教她制作技巧。如今,她变得越来越专业,在家中建起一个小工作间,配备风扇等设施,以便快速吹干颜料。

“我们厂生产的喇叭有十几种型号,每种型号报价不一”。蔡野说。他是广东汕头佳乐玩具厂的经理。当记者找到他,他给记者先发了一封包含各种型号喇叭的报价单。在这张报价单上,长度达到60厘米以上的,就是本届世界杯上,像苍蝇一样呜呜乱叫的乌乌祖拉。不过,虽然乌乌祖拉在南非世界杯上名声大噪,但制造它的中国厂商却没赚到多少钱。
在广东汕头市的澄海区,像佳乐这样的玩具生产企业有数百家,也因为如此,澄海被称为世界最大的塑料玩具基地。这些企业从2002年开始,就生产各种型号的体育喇叭等球迷道具,提供给包括世界杯在内的各项大型体育赛事。只是这一次,因为乌乌祖拉的特殊噪音,使得更多人知道了中国澄海玩具。有统计称,澄海今年已经为南非世界杯制造了数百万个乌乌祖拉。
当外界一片赞誉称中国制造挺进世界杯时,蔡野对于这样的生意却并不看好。“今年利润低死了,都不想做了”。蔡野说。在前几年,生产类似乌乌祖拉这样的喇叭,税前的利润能够达到20个点,但今年利润仅仅只有10个点。以一个型号为888D的球迷喇叭为例,单价为2.05元,毛利仅仅为0.2元,而在往年这样的一个喇叭,至少有0.4元的利润。
蔡野告诉记者,之前的2002年,2006年世界杯,生意都火红的很,产品利润也高,但现在玩具厂商都更精明了,把世界杯看作是挣钱的机会。记者了解到,今年以来,澄海各个玩具厂包括喇叭、塑料帽子等具有非洲特色的球迷道具订单确实较往年有大量增加。
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竞争越来越激烈。澄海玩具企业都是以贴牌为主,企业规模小。面对大客户本身就没有什么议价能力。而且现在采购商也更加精明,会货比三家。不仅仅如此,在这样的竞争环境下,这些小厂家因为规模小,资金缺乏,对于一些大规模的订单却又不敢轻易接手。这些小厂通常都是通过外贸公司接下订单。一般来说,外贸公司的回款时间是60天,企业自身周转资金也要一个月左右。“这就相当于3个月的资金周转,风险还是比较大的”。
记者了解到,虽然此次南非现场的乌乌祖拉大部分来自中国,但实际上来自南非的订单并不多,更多的是来自欧洲的订单。很多玩具厂家并不愿意直接和南非的客户打交道。他们把这些客户称为垃圾客,需要的量小,而且价格上抠的很死。
看来,世界杯的钱还的确难挣。 据经济观察乌乌祖拉被“消音”
虽然法国队输给墨西哥,但法国人在这一天在某种程度上,也还是最幸福的球迷。法国电视台canal+利用音频增幅技术,成功将乌乌祖拉的声音信号分离,让电视机前的观众看到了一场并没有乌乌祖拉信号干扰,又完全收录了其他现场音效的足球比赛。
据该电视台介绍,因为该频道为收费频道,且诸多观众都致信要求将乌乌祖拉的声音“屏蔽”掉,所以他们才着手对声音信号进行了处理,并没有丝毫想要冒犯南非民风的意味。“据观众反应,该场次直播让他们心旷神怡。终于摆脱了乌乌祖拉的噪音。”电视台相关工作人员介绍,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他们还将继续使用这一技术对电视信号进行处理,并会考虑对其他有需要的电视台提供这一技术。

厂商抱怨: “呜呜祖啦”不好赚!
被称为本次世界杯赛场上“最强音”的南非独有乐器“呜呜祖啦”,虽然在赛场上名声大噪,但制造它的中国厂商却没赚到多少钱。据生产厂家透露,这种廉价塑料产品单价仅2.05元,毛利更是仅仅为0.2元,“今年利润低死了,都不想做了”。
广东汕头市澄海区一家玩具厂经理透露,在前几年,生产类似“呜呜祖啦”这样的喇叭,税前的利润能够达到20个点,但今年利润仅仅只有10个点。以一个型号为888D的喇叭为例,单价为2.05元,毛利仅仅为0.2元,照这样计算,即使制造100万个“呜呜祖啦”,利润也只有20万。据说今年以来,澄海各个玩具厂包括喇叭、塑料帽子等具有非洲特色的球迷道具订单确实较往年有大量增加,订单不只来自南非,还有欧洲等地区。但很多玩具厂家并不愿意直接和南非的客户打交道,他们把这些客户称为“垃圾客”,需要的量小,而且价格上抠得很死。看来,世界杯的钱,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好挣。
发明者告诫: “呜呜祖啦”有危险!
世界杯捧红了“呜呜祖啦”,与7年前刚面世时相比,这支南非喇叭的销售量已经由每月500只飙升到50000只以上,相信最开心的莫过于其发明者尼尔·范·夏克威克。十几年前,尼尔看见球迷拿着自制锡质号角进场看球,于是灵机一动,决定生产胶质喇叭,有样学样,“呜呜祖啦”就在此情况下诞生。最初,尼尔为此新发明命名叫“Boogie-blaster”,后来球迷就将它改名为“Vuvuzela”,意即“打气”。
这届世界杯,“呜呜祖啦”大行其道,面对“噪音指控”,37岁的尼尔理直气壮地说:“‘呜呜祖啦’如同南非第12种官方语言一样,它的声音是为生命及足球欢呼,大家都应该适应它!”不过尼尔也提醒球迷:“如果球迷选择用料次一级的货,相信世杯后我们会发现不少‘烂嘴球迷’。”
其实“呜呜祖啦”的潜藏受伤危机不仅如此,一名29岁的女球迷日前就因吹“呜呜祖啦”吹得太用力,气管承受太大压力使喉咙部分撕裂,足足两天不能进食及说话。此外,有专家指出长期在“呜呜祖啦”高音环境下生活,会影响听力,所以建议球迷应该佩戴耳塞。

中外玩具礼品网2010南非世界杯玩具特别专题

中外玩具礼品网2010南非世界杯玩具特别专题

1 2

中国品牌首现世界杯赛场
中国赞助商也首次跻身世界杯舞台。全球球迷都能看到赛场旁的汉字广告——“中国英利”和“哈尔滨啤酒”,他们也成为了世界杯80多年历史上首批中国赞助商。其中英利是河北保定市生产光伏发电产品的绿色能源企业,据《第一财经周刊》透露,英利耗资逾8000万美元成为南非世界杯赞助商。在比勒陀利亚世界杯新闻中心,记者礼品袋中那个包装精美的太阳能手电筒,就是英利赠送的礼物。有学者认为,中国企业要在国际上竞争,是需要通过一个平台展现,“世界杯就是非常合理合适的平台。”

“MadeinChina”遍布世界杯
南非世界杯不但是32路雄师的竞技场,也是中国企业的展览舞台,除了产自汕头的“呜呜祖啦”,只要细心留意,本届世界杯其实充斥着“MadeinChina”的商品。
“普天同庆”
新款用球“普天同庆”由台资“思麦博运动器材有限公司”设在江西九江市星子县的厂房制造。据说,在该厂数千员工的不停赶工下,目前已制造出1200万个比赛及商业用球。
球场暖气
南非现在正值冬天,为保持球场草地绿草如茵,自然需要保暖设备,中国空调制造企业格力电器就负责提供这些重要设备,在揭幕战更派出十多名工程师候命,消息人士透露,获得世界杯空调产品销售及管理订单,令公司销售额增加了2亿元人民币。
球场座椅
上演了韩国对阵希腊小组赛的曼德拉湾球场,场内4万个座椅都是由浙江余姚的大丰实业提供,该公司曾为北京奥运会场馆提供座椅。
围巾及假发
各国球迷为爱队打气时必备道具围巾及假发,大部分是由浙江义乌的企业生产,浙江省先后出口了60万条印有各国拉拉队口号的围巾,以至50万个打气假发,当中大部分是输入南非。
避孕套
南非是全球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国家,南非政府预计,世界杯期间会吸引4万名性工作者前来赚钱,所以南非卫生部在今年2月份开始,向中国桂林一家乳胶厂订制了6000万个避孕套。南非总统也呼吁关注艾滋病,并记得佩戴避孕套。

中外玩具礼品网2010南非世界杯玩具特别专题 1 3

本届世界杯主角之一的“呜呜祖啦”大部分由汕头生产,原来南非各地街头为转播赛事安装的大屏幕,也是由中国厂商提供
中国队虽然没能跻身世界杯32强,不过这项在南非举行的盛事,仍充斥着中国元素,并为商家带来极大商机。众所周知,本届世界杯主角之一的“呜呜祖啦”大部分由汕头生产,原来南非各地街头为转播赛事安装的大屏幕,也是由中国厂商提供,租用费高达110万美元。而中国公司更是世界杯80年来首次成为官方赞助商,中文品牌的名称也首次出现在世界杯赛场广告板上。
大屏幕造福郊区贫民
南非世界杯大屏幕属政府招标工程,位于江苏的富士迈半导体精密有限公司参加竞标,对手包括全球最大的屏幕生产商比利时的Barco及美国的Daktronics。原本南非方面对中国生产屏幕存有怀疑,不过富士迈得到当地的华人企业前锋集团帮助支持,以及本身价钱相对便宜的优势,终于在今年2月得到这个项目,厂商在一个半月内生产了专供世界杯使用的50个大屏幕,并在两个月前分三批从上海水路运到南非德班市。
本次富士迈一共为南非提供了50个大屏幕,全部都是出租性质,每个租金为22000美元,总共费用达110万美元。世杯完结后,富士迈会再派人将屏幕拆走运回中国。富士迈总经理郭昆生表示:“每个屏幕约20平方米,一般都是装在较偏僻的地方,每装一个屏幕要请八个工人,屏幕上装有卫星天线,转播赛事没有问题。”南非不少住在郊区的贫困球迷,都依赖这些大屏幕来享受世杯盛事。

中外玩具礼品网2010南非世界杯玩具特别专题 2 3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