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当劳正是用玩具吸引儿童来消费,中外玩具礼品网2010南非世界杯玩具特别专题 2 3 4

导语:赶上南非世界杯,本年度什么才能称得上潮物?不是国家队的球衣,真正的主角是它――让人闻风丧胆的Vuvuzela(呜呜祖拉),苍蝇般难听惹人生厌的,它是南非球迷的加油工具,这家伙发出的声音会无比沉闷,会让人听了心情巨差,世界听力组织甚至称呜呜祖拉会对人的听觉造成伤害。

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消息,美国一消费者组织日前谴责全球著名快餐连锁店麦当劳通过搭售玩具的方式诱惑儿童消费,称对没有判断能力的儿童用玩具作诱饵属于不正当营销方式。该团体威胁将对麦当劳提起诉讼。

只有把经济转型、产业升级,自主创新,当成当下中国企业和中国经济迫在眉睫的课题,中国企业才有可能借助世界杯这样的豪华赛场真正走向世界。
知名作家郑渊洁在其微博里如是写道:“南非世界杯每场都有中国的身影,除了比赛用球,能发出巨阵苍蝇声的嗡嗡祖拉95%是中国制造。如果你以为中国企业因此大发横财你就错了,我们的企业在每支嗡嗡祖拉上只有5%的利润。本来我特烦南非世界杯赛场上的苍蝇声,知道声音是中国制造后,听着就很享受了。”
看完郑渊洁的这些话,如果你以为他真的很“享受”那就错了——没有中国队却有中国元素参与的球赛毕竟是一种安慰,但是“只有5%的利润”这事,恐怕就像中国队参赛了却垫底而归一样,是更让人“特烦”的——将中国制造与中国足球联系起来,这的确十分纠结。

笔圈出的部分为谷歌三维地图中小人持呜呜祖拉的截图
iPhone又怎会忘记当下的潮流应用

美国公益科学中心日前表示,如果麦当劳继续其“食品搭售玩具”的营销方式,将于30天内对麦当劳提起诉讼。
公益科学中心表示,麦当劳的“开心乐园餐”等套餐往往搭售玩具,麦当劳正是用玩具吸引儿童来消费,这种市场策略“不公正、具有欺骗性”,违反了马萨诸塞州、得克萨斯州、新泽西州和华盛顿的消费者保护条款。该中心负责诉讼事务的史蒂芬·加德纳表示:“正是通过这种方式吸引儿童,成千上万的孩子央求父母带他们去麦当劳用餐。”
麦当劳发言人比尔·怀特曼(BillWhitman)日前回应称,公司对该中心的说法“不敢苟同”,“开心乐园餐让消费者在品尝到健康食品的同时,还得到了高质量的玩具,这也是在麦当劳消费得到的一种乐趣。”

然而,这种纠结我们必须正视。“今年利润低死了,都不想做了!”这句情绪化的感叹,发自广东汕头一家玩具厂的经理之口,而他“不想做”的东西中就包括南非世界杯的嗡嗡祖拉。另一位为本届世界杯代工生产吉祥物扎库米的东莞玩具商也有同样的感叹:数月来开足马力加工,到6月份已经生产了30多万只扎库米吉祥物,但是利润却低得可怜,“刨去人工等各项成本,单件扎库米我们的利润低到只有1到2个点”。在国内,扎库米出厂价仅仅不到20元。也就是说,就这么紧折腾,到头来只能赚几万块钱。
实际上,中国制造最早大规模进军世界杯是在2002年,而那时还是能够赚钱的。据一位做球迷假发生意的浙江义乌商人称,当时一顶假发的利润能够达到30个点,但2006年开始,利润就大幅缩水了,到本届世界杯,利润更是普遍低仅有几个点,许多企业和经营者都只能这么想:只要不亏,能维护客户就行。仅仅走过三届世界杯,中国制造便从最初的火爆陷入当下的困境,必须面对生存于产业链末端,利润微薄、成本居高不下的残酷现实。许多代工企业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
与企业生存艰难相伴的,必然是工人们生产、生活状态的日益下降。从3月份开始,江西九江一家运动器材公司的工厂内就加大马力赶工——这家阿迪达斯在中国内地最大的代工工厂专门为南非世界杯生产比赛用球。工人们每天都要工作10个小时,而他们的月工资在加薪之后也才只有2000元左右。有报道称,很多工人在裁剪一个球所用的8块球皮时,因为刀模太大,导致手变形。不仅如此,车间中的气味,让很多工人的皮肤充血,布满了红色的小点和痘痘。有人开玩笑说,缝制工人每天起早贪黑辛勤忙碌,心情难以愉悦,工人们不稳定的情绪也传染给了叫做“普天同庆”世界杯用球,使它在空中飞行时,飘忽不定,行踪诡异。
了解了这些以后,看中国制造在本届世界杯的表现,恐怕没几个人会很“享受”,反倒会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忍受”。正如一位专家所说,中国制造正陷入这样一个怪圈而难以自拔:以低廉价格取胜,以至于厂商之间压价竞销,这种压价引发贸易摩擦,中国产品出口受限,在出口受限、价格受压的诸种因素压迫下,厂商资金短缺,产品结构提升受限,最后又只能以价格去拼市场。
这是个怪圈,也是一个死圈。当中国的企业仍然可以并满足于在世界一体化分工的低端扮演世界市场廉价产品供应商的时候,相信低价竞争、以量取胜仍会被它们中的大多数视为生存的“法宝”,它们的命运依然是笼中转圈的白鼠。换言之,只有把经济转型、产业升级,自主创新,当成当下中国企业和中国经济迫在眉睫的课题,中国企业才有可能借助世界杯这样的豪华赛场真正走向世界。
四年后,我们在巴西世界杯上,能真正“享受”中国制造的辉煌吗?

假设你是忠实的世界杯粉丝,可能你会每四年都收集一些世界杯的纪念品,而这届南非世界杯让人印象最深的恐怕就是这据称是当地人原来用作驱赶狒狒的呜呜祖拉。一如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上不少人笑称,“本届世界杯观后感:嗡嗡嗡嗡……”无奈的是这长达60厘米的噪音玩意儿竟是当地人助兴的方式,制造厂商却大部分是我们中国南部沿海的一些玩具制造商。加之一句“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人们也自然没理由拒绝接受南非民众的助威习惯。当然,相信没有人会喜欢呜呜祖拉那恼人的声音,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倒反而让它成为了当下潮物。

中外玩具礼品网2010南非世界杯玩具特别专题

中外玩具礼品网2010南非世界杯玩具特别专题 2 3 4

各种各样的呜呜祖拉 各种各样的祖拉以不同类型的耳塞火热出售中

中外玩具礼品网2010南非世界杯玩具特别专题

1 2 3

看看Twitter上群众的呼声

第五大道的COO孙多菲说:“某些时候,潮流就是反其道而行之。试想这个时候假设Prada开始发行限量版意大利国家队定制级呜呜祖拉……要知道群众的引潮力量是多么大。”此言不假,而用Twitter上不少购买呜呜祖拉的欧洲国家队球迷的说法便是:“呜呜祖拉,厌厌惹人爱,越是难听越是讨厌,越想要吹。”Twitter这个国外目前很火的微博客上更是惊现呜呜祖拉的官方交流平台,当然发微博的人的措辞方式也都非常一致(如上图所示),似乎呜呜祖拉式语系已经成为了一种表明态度的方式,尽管没人知道个中意义所在。

70%的呜呜祖拉是销往海外

或许,潮流真的是一种态度,跟潮人永远都是带有从众心态式地随波逐流,弄潮人倒是大赚一笔。尽管中国南方的制造商们因为工厂较小,竞争激烈并没有在世界杯上捞上多少桶金,但诸如南非约翰内斯堡的VuvuzelaBranding公司,同样的呜呜祖拉,之前的销量是月均2万只,世界杯开赛两周前竟立马攀升至日均2万只,更为惊人的是,其中70%的呜呜祖拉竟然是销往海外,比如英国,巴西,葡萄牙等等。另外,不仅仅是南非,澳大利亚商人在这点上也堪称精明,据《独立报》昨日报道,悉尼玩具商Appaloosa自从世界杯开始以后呜呜祖拉的销量居然有了1000%的大幅上涨,销往日本、新加坡等亚洲国家的呜呜祖拉也占了相当大的比重。有趣的是就在意大利对新西兰1:1那场让人郁闷又纠结的比赛之前,这家公司接到了新西兰方200个呜呜祖拉的订单。
1 3 4

呜呜祖拉厌厌惹人爱

之前英国《每日电讯报》曾报道过呜呜祖拉的专题,指明其最早是由金属制作的,后来为了引入体育场馆做吹奏器才改为塑料制作,且一个体育场内如果所有呜呜祖拉一起吹奏的话便可以达到130分贝的噪音,而电锯发出噪音也不过100分贝。这样的噪音只需15分钟就会对人耳带来伤害,往日的世界杯球迷的加油歌没有了,呼喊也被湮没了,只有一片嗡声作响。不过即便如此,即便很多国家也在考虑对转播进行消噪,但人们依旧对此如此热衷,呜呜祖拉的玩家可以选择各种不同的颜色,披上各自支持的国家队旗子,或者挑选精致的颇具民俗风味的非洲彩色图腾的款式。

潮爆街头的祖拉帽

事实上,潮拜这连苍蝇都厌恶的吹奏器的玩家真的不少,且各自有各自的玩法,有网友甚至列举了十几种玩转呜呜祖拉的方式,上图中的帽子捆绑法吹奏法便是常见的一种。除了呜呜祖拉以外,另一种名为KUDUZELA的吹奏器也开始盛行,据称KUDUZELA更加专业化,声音更饱满,更像是非洲象的吼叫,模样则取自非洲的大羚羊角。
1 2 4

导语:赶上南非世界杯,本年度什么才能称得上潮物?不是国家队的球衣,真正的主角是它――让人闻风丧胆的Vuvuzela(呜呜祖拉),苍蝇般难听惹人生厌的,它是南非球迷的加油工具,这家伙发出的声音会无比沉闷,会让人听了心情巨差,世界听力组织甚至称呜呜祖拉会对人的听觉造成伤害。

笔圈出的部分为谷歌三维地图中小人持呜呜祖拉的截图
iPhone又怎会忘记当下的潮流应用

假设你是忠实的世界杯粉丝,可能你会每四年都收集一些世界杯的纪念品,而这届南非世界杯让人印象最深的恐怕就是这据称是当地人原来用作驱赶狒狒的呜呜祖拉。一如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上不少人笑称,“本届世界杯观后感:嗡嗡嗡嗡……”无奈的是这长达60厘米的噪音玩意儿竟是当地人助兴的方式,制造厂商却大部分是我们中国南部沿海的一些玩具制造商。加之一句“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人们也自然没理由拒绝接受南非民众的助威习惯。当然,相信没有人会喜欢呜呜祖拉那恼人的声音,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倒反而让它成为了当下潮物。

中外玩具礼品网2010南非世界杯玩具特别专题 2 3 4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