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看似是花重金收购了网易漫画,主要因为版权玩具通常在其IP电影新片上映的那段时间里才卖得好

作者:达伦糕
编辑:都欣就在众多行业人士感叹产业寒冬来临的时候,行业的兼并整合却并没有冬眠的意思,一些板块还是处于急剧震荡之中。12月12日晚间,哔哩哔哩宣布已与网易签署协议,将对网易漫画旗下主要资产进行收购,其中包括APP、网站、部分漫画版权及其相关使用权益。这个消息来得颇为突然,就在外界都在关注腾讯音乐在美股上市的新闻的时候,B站悄无声息地就放出了大招。作为同样有腾讯投资的二次元领军企业,B站这一次的手笔并未对外公布具体收购金额,但是受此消息影响,B站盘前上涨2.33%至每股美国存托凭证15.40美元。这个消息其实也确实让很多人有点惊讶,如果对于二次元世界或者ACG板块有了解的人,应该知道,网易漫画其实是一个颇具实力的部门。与腾讯动漫拥有较多国外版权动漫不同,网易动漫更注重在国内原创内容上的积累。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网易漫画2015年8月上线,目前累计拥有超过20000部漫画作品,600余位独家签约的国内外漫画家。目前,网易漫画移动端注册用户数近
4000
万。这样的定位和过往业绩相信是驱使B站下决心拿下网易漫画的重要因素。B站副董事长兼首席运营官李旎表示:网易漫画拥有丰富的内容资源和出色的产品体验,它的加入为B站新推出的漫画业务打下了一个良好基础。此次收购不仅是对B站漫画版权内容的丰富,也满足了核心用户对优质ACG内容日益增长的需求,巩固了我们在中国ACG行业的地位。当然,我们也可以注意到,这样的收购似乎意味着B站在游戏业务增长开始趋弱的同时,希望在动漫领域尽早占据市场剩余流量的决心。11月21日,B站发布截至9月30日的2018财年第三季度财报,净亏损2.46亿元,比去年同期1460万元同比大幅扩大,净亏损率从同期0.4%提高到19%。亏损的主要原因是游戏业绩不如预期,呈下滑态势,在这样的情势下,B站必须在动漫领域进一步增加流量,扩大营收收购网易漫画也成了水到渠成的一步。网易漫画内容亟需放大,B站提供最佳平台除了国内的内容之外,成立三年的网易漫画在海外版权方面也有一定储备,与集英社、讲谈社、KADOKAWA(角川)、SQUARE
ENIX均有良好合作关系,拥有超过1000本境外漫画作品。如果算上其国内拥有的上万作品,百位作家,以及四千万的用户,可以毫无疑问的说,在漫画领域网易是仅次于腾讯漫画的头部力量。除此之外,之前关于网易漫画最大的新闻无疑是其签约了部分漫威正版漫画,同时与美国漫威合作推出了两部漫威中国超级英雄漫画《气旋》与《三皇斗战士》。在本次收购完成后,网易文漫事业部负责人范少卿对于收购表达了积极的态度:B站在Z世代年轻人中非常受欢迎,其多元的文化和活跃的社区生态能够促使漫画内容的持续成长。我们很期待,网易漫画的优质内容将在B站获得全新的价值体现与释放。未来,我们也将继续推进对原创动漫内容的创新,共同促进优质
IP
作品的孵化、开发与推广,推动国内二次元行业良性循环与蓬勃发展。可以看出,这是一场你情我愿的收购交易。其实,早在上个月,外界就已经在盛传这一笔收购的可能性。11月底,就有媒体曝出B站与网易漫画的交易已进入尾声,进入员工安置阶段,最终结果可能是B站收购网易漫画大部分版权及运营资产,据悉,成交额在亿元左右。其实站在网易漫画的角度,出售略有些迫不得已,当然也有战略协同上的考量。网易内部人士曾在年初对媒体表示:网易动漫是网易内容部门今年比较重点的项目,因为动漫是游戏、影视等内容的源头,希望能在该领域有更多积累。有分析人士认为,这一次出售与目前经济环境相关,网易算是作了一番取舍之后下了决心:也不是说网易没有钱了,只是需要将非主营的业务砍掉,集中在主营业务上。从现实来看,有趣的是,就在收购网易之前,B站其实于11月13日先行上线了自己的独立APP哔哩哔哩漫画,除了《海贼王》、《银魂》、《精灵宝可梦》、《JOJO的奇妙冒险》等众多知名日漫,B站漫画也上线了多部人气国漫,例入漫画家夏达新作《步天歌》。刚上线了自己的漫画APP,然后立刻加码收购网易,无疑B站此举是为了在用户数,作者,以及更重要的版权内容上做个一次性的钱粮补给。当然,我们不能否认的一点是,从目前来看,漫画在线阅读在中国还不是一个非常成熟的行业,在版权以及原创内容抄袭,稿酬支付等领域,都存在诸多不规范的地方。早在8月2日,文化和旅游部就执法检查了哔哩哔哩快看漫画等27家动漫网站,下线涉嫌违规动漫视频977条、漫画167部;10月30日,网传腾讯动漫因内部调整,停止支付作者稿酬,随后腾讯动漫又辟谣称其为谣传。动漫是梦想,游戏才是业务?B站希望梦想也能赚钱最近,就在B站加码布局二次元的同时,有一些资深B站会员开始吐槽B站已经被抖音、快手等视频给攻陷了,这跟以前的纯二次元的B站相差太大。这样的转变凸显了B站的无奈,二次元虽然是自己的梦想,但是梦想也是需要赚钱的,否则实在无法向虎视眈眈,每一个季度都盯着自己美股财报的投资人交代所以,对于B站来说,游戏收入暂时还将是自己的主业。11月21日,B站发布截至9月30日的2018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公司实现营收10.79亿元,同比增长48%;总运营支出4.536亿元,同比增长120%;但是净亏损达到了2.46亿元,比去年同期1460万元同比大幅扩大,净亏损率从同期0.4%提高到19%。表面上看,B站是一家视频网站,主营业务应该是动漫二次元,但实际上,大家逐渐发现,B站其实是一家披着视频外衣的游戏公司。这个特点从新一期的财报上可以看得很明显,2018第三季度,其游戏收入在有所下降的情况下,依然占总营收的69%,第一季度则占比高达83%。从2016年开始,B站重点发展游戏业务,该收入达到3.42亿元,总营业收入5.23亿元;2017年,B站游戏业务收入20.58亿元,总营业收入24.68亿元。因此,第三季度B站的游戏营收一共只有7.44亿元,环比下降了6%这向外界传达了一个信号,B站的游戏收入已初现疲态。一直以来,直到美股上市之前,B站也饱受营收结构单一的质疑,而对外一直在提去游戏化的口号。随着游戏业务的逐渐缩量,更随着政策监管在游戏领域的不断加强,和腾讯一样,B站需要做出调整,更何况单一的营收方式让不少投资者都对B站的未来感到担忧,这在股价上也一直有所体现。所以B站需要回归二次元,在内容和付费上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B站的月活跃用户数、付费用户数在过去三个季度均有较大增长,这意味着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为动漫和视频付费,如何从这一批用户增长中找到更多的营收,这是B站必须要做的功课。在这样的情形下,收购网易漫画无疑是在向这个方向推进,20000个IP,
4000万的用户,如果每人每年付费60元,就是24个亿的收入,更不谈是否会衍生到其他游戏领域进行消费或者IP变现拍成影视对于B站来说,这样的前景虽然短期并不容易实现,但是无疑还是有奔头的。当然,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干的去游戏化谈何容易。B站的CFO范昕也已经表示,未来三到五年内,游戏收入仍将占B站50%以上。游戏收入前景固然迷茫,电竞投入资金固然回收周期长、会员付费收入固然在不断增长,但是一到两年内B站的业绩还是要靠游戏来支撑。目前来看,B站其实压根没有放弃过游戏这块大蛋糕,毕竟游戏做得好完全可以养活一整个公司。B站今年收入的大部分主要来自《FGO》和《碧蓝航线》两款游戏,占到营收比例超过45%以上。而且第三季度以来,B站看似是花重金收购了网易漫画,但是其花费在游戏运营和营销上的投入其实更大。9月份,B站在全球最大游戏发行平台steam上注册了开发者账号,公布了《音灵》和《漫展模拟器》两款端游。10月份,B站宣布代理国产独立游戏《太吾绘卷》;自去年成立电竞俱乐部,取得英雄联盟联赛永久席位后,不久前B站又花费近2000万美元拿下《守望先锋》联赛OWL1个名额。据了解,B站手上还有多个游戏等待上市,若不是今年政策监管趋严,本来在游戏业务上对B站将是一个丰收年。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发现,和腾讯开始着重开发短视频APP矩阵一样,B站在动漫领域持续加大投入,收购类似网易漫画这样的标的,或者在自身网站上推出越来越多类似抖音风格的内容,其实都是无奈之举。从《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开始的游戏版号发放全面暂停,再到八部门印发的《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通知,最后到最近成立的道德委员会,游戏的发展前景已经被带上了紧箍咒。虽然还有海外市场的广阔空间,虽然还可以靠老游戏维持一定的收入,但是B站也必须重新回归关注自己的老本行动漫尽管这个领域的收入比游戏少了太多。

Sphero这个名字大家肯定在苹果的官方配件商店里见过,他们的STEM学习智能玩具在市场上好评不少,但你对他家玩具印象深刻的地方绝对只是那几款《星球大战》IP授权的机器人,BB-8、R2-D2什么的。不过如果你还没有给自己买一只,而且有那么点想要,那建议你抓紧时间了,Sphero已经确认不再生产这些可爱的小玩具。Sphero
CEO Paul
Berberian今天对外表示公司正在清理所有版权玩具的库存,而且不再补货,这意味着目前尚在架销售的星战机器人、闪电麦奎因赛车,以及蜘蛛侠等玩具完售后将再也无法买到。与它们联动的app则会获得至少两年的服务支持期限。授权玩具的生意看来并不是那么好做,CEO告诉采访者称,版权玩具业务需要更多超出其价值本身的资源,主要因为版权玩具通常在其IP电影新片上映的那段时间里才卖得好,跟迪士尼签的合约授权期又必须横跨三年,这让Sphero感到花了不少冤枉钱。而且Berberian还表示,星战这一块的市场已经饱和了,是个星战粉基本都已经买了Sphero做的周边,除非又有新电影,这些玩具不可能还卖得动。再说,很多人把这些东西买回家玩两次就束之高阁让它在书架上吃灰,他们也怪心疼的。而且Sphero为了做这些玩具花了真心思在里面,以闪电为例,Sphero的开发工程师就和Pixar工作室的成员一起微调赛车的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而且还不惜花钱请正牌演员来为其配音。这对一个只有百名员工的公司来说,成本压力确实不小。停摆版权玩具业务之后,Sphero会专注于教育领域的产品研发,因为此类玩具能随着推出时间越长而越受市场的青睐。

芥末堆12月19日讯
昨日,DFRobot旗下创客教育品牌蘑菇云创客教育推出编程软件Mind+。DFRobot
CEO
叶琛介绍说,2013年,DFRobot曾推出过Mind+。不过当时推出软件的目的是帮助高校艺术类学生创作需求。推出一段时间之后,开发运维团队发现软件第一波兼容的硬件产品已经无法满足学生需求,并最终决定停止开发。随着中小学创客教育和编程教育的火热,DFRobot重新启动Mind+开发工作,这次重新上线的Mind+主打低门槛,高上限。低门槛指的是让小学低年龄学生立即上手,老师也能轻松教学。据悉,Mind+是基于Scratch3.0开发,同时支持C和python等编程语言,能够实现图形化编程语言与文本式编程语言互相转换。Mind+产品经理李亮强调说,除了满足普适性教学外,平台也考虑了个性化培养。Mind+集成了几十种传感器和执行模块,最大程度满足学生创作需求。如果老师有个性化增加模块库的需求,Mind+工程师团队也会给予支持与开发。硬件方面,Mind+支持Arduino、micro:bit、掌控等各类开源硬件,并适用于大班教学、项目创作、创客比赛等场景。为了满足课堂教学需求,Mind+团队研发了教学离线版本。同时,Mind+开发团队也正在开发人工智能相关内容。DFRobot
成立于2008年11月,主要从事研发、生产和销售开源硬件、机器人产品和3D打印机等设备。2014年,DFRobot开始进入教育领域。目前旗下主要拥有蘑菇云、DFRobot在线创客社区、创客嘉年华三个品牌。其中,蘑菇云创客教育主要向公立学校输出硬件及课程体系,并为学校提供师资培训服务。目前,蘑菇云已在全国已开展了140场教师培训,涉及了2500多所学校的4000多名老师及数万名学生,线上社群在线会员超2万人,产出了2000多个创客项目。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