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首都布拉格首次上演了莫扎特的著名歌剧《费加罗的婚礼》,我们在长大后却不再玩耍了

布拉格被称为世界木偶艺术之都,从1996年开始,每年都要举办世界木偶艺术节,来自全世界、包括中国在内的木偶艺术团体在布拉格登台献艺。如果游历这座欧洲古城,人们会发现木偶商店的售货员通常站在门口,娴熟地摆弄那些做工精美、造型各异的木偶招揽生意。于是这些不会说话的木偶们在店家的手下便“活”了起来,手舞足蹈,活蹦乱跳。
中欧国家捷克以木偶制作和表演闻名。古典精致的中世纪小巷里,一个个售卖提线木偶的小店比比皆是,让人仿佛置身于一个木偶的童话王国。17日是捷克国家馆日,上海世博园内上演了该国经典木偶剧之一《唐璜》。

不过很多成年人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当中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有的人是模型“发烧友”;有的人酷爱收集音响设备;还有的人热衷于给玩具娃娃穿衣打扮。

一女孩开心地提着属于自己的提线玩偶。有人说,娃娃是孩子们的玩具,人偶是无心的孩子。人偶,如另一个自己,隐藏着真实的自己,伴随你一起成长。提线玩偶让不少都市女孩找回童真。

捷克木偶

某外国人带着青蛙玩偶周游世界

这是一场配乐木偶戏,舞台唱词为原始的意大利语,背景音乐也取自意大利同名歌剧。大提线木偶的演出颠覆了原剧风格,别开生面,幽默逗趣。幕间,还总有一个醉醺醺的“莫扎特”出场指挥,引起观众的阵阵笑声和掌声。
说起这部《唐璜》,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1786年夏,捷克首都布拉格首次上演了莫扎特的著名歌剧《费加罗的婚礼》,场场爆满,轰动欧洲。当时身在维也纳的莫扎特闻听深受感动,特意到访布拉格。在剧院亲眼目睹了观众的热情后,激情涌动的莫扎特随即决定为布拉格人写一部歌剧,这就是后来歌剧史上经久不衰的名作《唐璜》。1787年10月,被称为“歌剧中的歌剧”的《唐璜》在布拉格首演,莫扎特亲自上台指挥。为纪念这位音乐大师,如今在当年剧院乐池中央的空地上设立了一块醒目的金属牌,上书“沃尔夫冈阿马多伊斯莫扎特曾在这里指挥并伴奏”。
17日晚,捷克馆旁边的广场上还上演了该国家喻户晓的木偶剧《斯贝博和胡勒维奈克》。这是一对长着招风耳的父子,由捷克人约瑟夫斯库帕于上世纪20年代创作。他们古灵精怪,有些荒谬,又略带讽刺幽默,并且总是用十分独特的视角看世界,陪伴一代又一代捷克人度过了他们的美好童年。
布拉格被称为世界木偶艺术之都,从1996年开始,每年都要举办世界木偶艺术节,来自全世界、包括中国在内的木偶艺术团体在布拉格登台献艺。如果游历这座欧洲古城,人们会发现木偶商店的售货员通常站在门口,娴熟地摆弄那些做工精美、造型各异的木偶招揽生意。于是这些不会说话的木偶们在店家的手下便“活”了起来,手舞足蹈,活蹦乱跳。
捷克的木偶制作相当讲究,通常为木制或泡沫塑料材质,种类分为提线木偶、手套式木偶和木偶玩具。提线木偶,顾名思义,将木偶的四肢和头部用线提起来,这些线最终在木偶头部上方的总控制轴交汇,人们利用这一控制轴来操纵木偶。手套式木偶即为中国人常见的直接用手操纵的木偶,将自己的一只手伸入木偶的身体任意摆弄木偶的四肢和头部。木偶玩具则做工极为精细考究,通常被制作成穿戴华丽民族服饰的捷克少女形象。
此外,木偶取材的人物和动物形象种类繁多,有童话故事里的国王王后、骑士公主,也有著名小说剧本里的主人公,职业涉及厨师、军官、仆人、艺术家、乞丐、医生、护士、巫师、巫婆、海盗、警察和指挥家。在布拉格充满复古味道的大街小巷,你随处可见好兵帅克、哈里波特、匹诺曹、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米老鼠、吸血鬼形象的木偶。当然,著名喜剧大师卓别林、音乐大师莫扎特及其笔下的人物”唐璜”也免不了被捷克人做成木偶。
这些造型各异的木偶与捷克民族复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早在17至18世纪,木偶秀就是捷克相当受欢迎的娱乐活动之一。当时,由于长期受奥地利的哈布斯堡王朝统治,捷克正规剧院均上演德语剧目。捷克人担心自己的民族语言被遗忘,于是用捷克语表演的木偶剧就成为捷克人建立民族自信的重要工具。18世纪中叶,民间木偶艺人走街串巷,为大人小孩表演木偶剧。这些表演者多为被开除的军人、教师和小贩,他们通常食不果腹,甚至以乞讨为生,但他们坚信自己的表演能给生活在贫苦中的人们带来一丝宽慰。19到20世纪之交,木偶艺人的足迹遍布捷克全国的村庄小镇,木偶剧院也从乡村小广场延伸至客栈酒馆以及农舍民居,大人们有时就在自家的桌子上为孩子们表演木偶剧。如今,捷克木偶剧院装饰物和剧本等已成为送给孩子们的绝好礼物。

玩耍是童年时期学习与成长的主要活动,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却渐渐不再玩耍了。其实玩物未必丧志,游戏可以使我们童心永驻,缓解紧张情绪,有助于加强父母与孩子的沟通并增强亲子感情,有益于结识更多的朋友,而且还能强体健身和提高智力。
不再玩耍并不是因为年老体衰,但年老体衰的原因却是不再玩耍。在童年时期我们可以通过玩耍排解烦恼,长大成人之后的情况其实也一样。玩耍好似一服镇静剂,能帮我们应对日常生活当中的种种压力,使我们能够更好地适应变幻无常的人生和挖掘自己的创造潜能。在不受规则限制、完全不顾结果的情况下无拘无束地玩耍可以改善情绪和提高机体免疫能力,因为玩耍的同时我们的体内能够分泌内啡肽,这种物质还有一个美妙的别称:幸福激素。
然而,虽然玩耍能够带来诸多益处,我们在长大后却不再玩耍了。我们忘记了在那些人生最初的日子里游戏教给我们的一切,而童年正是我们学到东西最多的时期。文化因素、害怕受到嘲笑和缺少时间导致我们逐渐失去童心。
新的一代是否丧失了玩耍的能力?很多父母因为孩子不再玩耍而感到忧心忡忡。这些孩子小小年纪就常常感到无聊,把大好时光浪费在看电视和玩电脑游戏上面。另一方面,成年人也无法理解孩子们,因为他们也忘记了如何玩耍。这些父母的借口是“没有时间”,但实际上他们休假时也不愿抽时间和孩子做游戏。玩耍是在亲子之间建立沟通的最佳方式,如果父母忽略了这一环节,孩子在长大后很可能变得缺乏与人沟通的能力。
不只是儿童,任何年龄段的人都离不开玩耍。在人生中最年富力强的阶段,我们会感到时间如黄金一般珍贵,不愿在玩耍当中浪费精力,而这正是我们身心俱疲甚至疾病缠身的原因所在。不过很多成年人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当中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有的人是模型“发烧友”;有的人酷爱收集音响设备;还有的人热衷于给玩具娃娃穿衣打扮。这些“大儿童”甚至构成了一个新的消费市场。我们不能说他们这么做就是玩物丧志,有节制的玩耍绝对利大于弊。
有些开明的企业家还在工作场所附近专门为员工设立了游戏室和音乐室,因为他们认为产生奇思妙想的基础是能够体会到幸福,娱乐和放松也是工作的组成部分。制服笔挺和朝九晚五的工作模式并不是绝对能够提高工作效率,在工作之余通过玩耍放松身心反而能使员工在回到工作岗位之后更有干劲儿。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