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还原魔方的,它也会对你微笑——哦

在富士通看来,这只可爱的机器泰迪熊可不仅仅是为了卖萌而生,他们认为这玩意能够帮助寂寞的儿童和老年人,像一个真正有思想的玩伴那样

定情物小鸡啄米

很多人以为会玩魔方的人一定脑子特灵,空间想象能力特强。其实,自从世界上有了魔方公式以后,玩魔方跟数学能力、智商已经没啥大关系。
只要有兴趣,人人都能成高手。

来自日本富士通的机器泰迪熊,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调戏”,全身上下分布着13个“G点”——高科技的探头,能够细腻地根据周围环境和人们的交互动作,给出多达300种的反应,包括各种触摸带来的肢体动作,以及,得益于鼻子上内嵌的摄像头,它还能根据“看到”的动作进行反应,比如说,当我们对着它微笑时,它也会对你微笑——哦,所以,这是一只会冲人笑的泰!迪!熊!

张洋送给“小丸子”一件“小鸡啄米”。“小丸子”当时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她觉得“这人有病”。这件上世纪60年代产的铁皮玩具在办公桌里躺了一个月,才被“小丸子”拿回家。没想到她那位“50后”的老爸倒真喜欢,把玩了半天,还非要见见这小伙子。一来二去,“小丸子”就跟张洋好上了。后来,“准岳父”把自己珍藏多年的苏联产铁皮小火车送给张洋做见面礼。当然,张洋也付出了一枚钻戒的代价。
再后来,这对“80后”小夫妻的铁皮玩具收藏馆就选在2008年的儿童节开张了,据说“80后”往前的每一代人都能在这里找回童年的记忆。
这间收藏馆隐匿在北京旧鼓楼大街一片青灰色的民居里,四壁的展架上摆满了铁皮玩具,包括大大小小的轮船、飞机、火车、轿车、农用车、卡通动物和机器人等。有时慕名而来的访客赶上饭点儿了,就在这间不足10平方米的展馆里吃碗炸酱面。吃面用的筷子就藏在一个铁皮痰盂里。那是张洋拜访北京第一家铁皮玩具厂时的意外收获,“因为是纯铁皮的,就当一玩具给收了”。
张洋收藏铁皮玩具有12年了。最早只是想跟一个堂弟较劲儿,没想到越收越多。那时街坊四邻常听见他在胡同口大喊,“站住,别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城管在执行任务,其实那是张洋骑着自行车在追赶收废品的小贩。
收藏圈里传说,“只要是张洋没有的,开价多少钱,他都会买。”于是,就连潘家园旧货市场的商贩都摸准了张洋的脾气。一辆铁皮车,或许别人买只要20元,张洋一问,开价就是300元。有时候,他揣着一个月8000元的薪水,也只能端回来半盆儿。
“只要这东西在中国出现,甭管倒几手,最后都能倒我这屋里。”张洋至今对此颇为自豪。他还真做过试验。他曾用笔在一辆小车上做了记号,然后挂在淘宝网上卖,第一手卖给一个东北人,成交价60元。8个月后,有贩子上门兜售这辆小车,那时已经炒到600元了。
在中国铁皮玩具收藏圈里,张洋被奉为第一人。一次在旧货市场,夫妻俩和一位来自南方的同龄人同时看上一辆铁皮车。那位一边把车抢到手里,一边跟老板说:“这东西张洋夫妇肯定有。”似乎想以此证明自己特有眼力。夫妻俩相视一笑,走了。后来,老板告诉那人,“刚才那俩就是张洋夫妇。”
迄今为止,不算重样儿的,张洋夫妇的藏品已经有1500多件了,最早的产于民国初年,有些玩具上还印着“向工农兵学习”、“向工农兵致敬”,但这也还只是铁皮玩具家族的“冰山一角”。
夫妻俩介绍了一个多小时,同样身为“80后”的记者,却没看到一件熟悉的铁皮玩具。正在大家感叹“南北差异”的时候,记者一抬头看见屋顶上挂着一排枪。最右边的是一把小步枪,青蓝色的枪管,朱红色的枪头,配上一个铁制的瞄准器,虽然比记忆中的小了很多,却是当年南京孩童们“打鬼子”用的标准武器。
“像你这样的反应,我见多了。”就在记者愣神的时候,张洋悠然地说,“只要你玩儿过,就会有共鸣。”
这间收藏馆接待过许多来此寻找回忆的人。因为很多玩具当年远销海外,有的老外也会惊呼:“啊,这我玩过。”然后非要合个影。有的“死乞白赖想买走”。还有一个60岁的老头儿,老上这儿来。他小时候就喜欢这些,以后终于有了钱,自己买了几样,攒着,都舍不得给孙子玩儿。
如今,“小丸子”已经怀孕4个月了,夫妻俩同样不打算把自己的爱好强加给孩子。“小丸子”常跟张洋念叨,“咱俩百年之后,孩子在外边叫一个收废品的,说‘我给您钱,麻烦您把这些给抬出去。’咱俩可一点儿别觉得吃惊。”
有些东西注定只会成为一代人的集体记忆。旧鼓楼大街上的这几条胡同很快将被拆除,这间设在老宅里的铁皮玩具收藏馆也不得不娜窝了。这对早已搬入新居的“80后”夫妻有时也不免感叹,在这座貌似繁华的都市里,能勾起人们回忆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中学老师谢捷用三年的时间将三岁的女儿恩希培养成了世界纪录年龄最小的还原魔方者。
前不久,AJ的一个自制手工魔方被一位外国魔友订走了,出价100美金。
“耗子”认为,套用公式还原魔方是个捷径,并不能获得玩魔方的真正乐趣。
抛开公式,靠自己去摸索反而更让人沉醉其中。

当然,在富士通看来,这只可爱的机器泰迪熊可不仅仅是为了卖萌而生,他们认为这玩意能够帮助寂寞的儿童和老年人,像一个真正有思想的玩伴那样。而且,未来富士通还打算将机器泰迪熊联网,以互相学习并获得新的行为模式——知道“天网”吧?你看,我们的未来并不一定是灰暗的,除了T800,还有可能是可爱的泰迪熊~

快速还原并不是终极目标 前后不过半分钟。
魔方在玩家AJ的手指点拨下飞快旋转,就像被按了快进播放键。还没等旁人反应过来,已经复原回了六面同色。
“我的速度不算特别快的,平均还原一次二十多秒吧。世界上最快的成绩是7.08秒。”
很多人以为会玩魔方的人一定脑子特灵,空间想象能力特强。
其实,自从世界上有了魔方公式以后,玩魔方跟数学能力、智商已经没啥大关系。
所谓的魔方公式,就是使魔方每个块向特定位置还原的一些旋转规律。这套公式是无数魔方爱好者慢慢推算研究总结出来的。得益于网络和电脑的发展,这种还原魔方的“秘籍”有了更好的简化和推广,魔方的神秘面纱逐渐被揭开,原来曾被魔方难得抓耳挠腮的人开始步上了“魔道”。
以至于初入门的魔友会有一种“强迫症”,看到打乱的魔方就想还原。甚至可能去想办法找更“乱”的状态去还原。
2004年,福建魔友大烟头从网上下载了一款魔方游戏软件,里面各种千奇百怪的魔方让他眼界大开。如痴如醉地玩了一个月,将它们全解出来后仍觉不过瘾。于是,他又下载了上万张不同品种的魔方图片自己来照着做。
渐渐地,仿造的样品也没办法满足他了,因为任何魔方只要破解过一次,他就会记得,根本不用记录下来。这样也就失去了挑战性。
北京玩家“耗子”就认为,套用公式还原魔方是个捷径,并不能获得玩魔方的真正乐趣。抛开公式,靠自己去摸索反而更让人沉醉其中。
英格兰一位叫帕克的建筑工人从1983年买下魔方开始,一直在为解开魔方奋斗着。他不信邪,不看公式,一定要靠自己的努力破解。历经26年、2.7万个小时后,他终于成功了!“当我确定每一面都是同样的颜色后,我哭了。你知道吗?这26年,我的生活都是围绕着它在转。”帕克骄傲地说,“因为玩得时间太长,我还弄伤了手腕。现在,我终于摆脱了它的魔力。”
“生活就像魔方,打乱的方式千变万化,但还原的形态只有一种。”
“耗子”喜欢在玩魔方的过程中琢磨规律,甚至让这种习惯渗透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中:“我习惯对所有的事情都先观察总结出它的规律,然后按部就班。”在北京上班的他,每天的上班时间都计算得很精确,搭公车和打的两种方案,到了某个时间点准时切换;每次买回来的蔬果,立刻要吃的,要放两天的,长时间储存的,分类规划得井井有条……只要掌握了规律,不论发生什么状况,总能让它回复正常。
但是话说回来,谁说魔方的乐趣就在于按某种方法、或在多短时间内还原呢?贾宝玉不就说过:扇子可以扇风,也可以撕着玩。没有人规定只有还原才是玩魔方的目标。“只要你在摆弄魔方时得到了乐趣,那就足够了。”
手艺迷和收藏家
把魔方玩出境界,除了苦练规律的技巧迷,还有剑走偏锋的手艺狂和包罗万象的收藏家。
前不久,AJ的一个自制手工魔方被一位外国魔友订走了,出价100美金。
AJ第一次有自己做魔方的念头,就是因为看到了大师的经典作品Fisher’sCube。
“当时我觉得太神奇了,这个打乱后像刺猬一样的魔方,怎么可能是由普通三阶变出来的?”
对着一张网上下载的Fisher‘sCube图片,AJ研究了好几天,然后到模型店买了塑料片和ABS胶、买贴纸、找几个三阶,又锯又切,然后拼装打磨……第一个作品出来,非常成功。之后,又陆陆续续有了其他作品:六角柱、Axis、双心形、钻石形、花形……
要买到这些魔方,要么得花高价千方百计地找到原版,要么只能忍受低质量的山寨品。而MOD让AJ拥有了各种各样的稀有魔方,而且独一无二。
在仿造都玩得失去挑战了之后,“大烟头”索性开始自己设计魔方。自己出难题然后配备独家秘笈让别人来解,过瘾!
国内不少收藏家都有他的“魔中魔”系列,这种一个方形魔方内套圆形魔方的版本,不少人根本就舍不得打乱:“还原起来太复杂了!”
魔方藏家的乐趣则在推广。
广州南武中学的老师谢捷用三年的时间将三岁的女儿恩希培养成了世界纪录年龄最小的还原魔方者。他班上的学生,现在几乎个个都会魔方,而且有几个的速拧成绩非常厉害,十几秒就能还原一个。
他发现,这些学生玩魔方以后,专注力和观察力都提高了很多,也更爱提问了。考试成绩反而攀升不少。
他每逢逛魔方店,看到有新品就忍不住收罗回家,有时甚至一花就是一两千元,如今家里的魔方少说也有几百个。在他的收藏中,除了不同结构不同厂家的各色魔方外,还有不少普通三阶连包装都没拆的,备着随时送人。
“要是哪一天,公车地铁上玩魔方的跟玩手机MP3的人一样多,那该多让人兴奋啊!”
2 3 MeffertFlowerminx花朵

机器泰迪熊 2 3

这个美得像花朵的五魔方,一旦打乱后会变得龇牙咧嘴。但它的原理跟五魔方其实是一样的。
官方价格:$36 Meffert金字塔25周年纪念版

1 2

传闻它是德国科学家UweMeffert教授在1970年研究金字塔能量模型时无意中发明出来的。但由于早期一直被当作普通益智玩具,它直到1981年才通过申请专利并被认可。它的构成尽管不简单,但就算不会公式,给你一天的时间去琢磨,也是可以解出来的,只要有一点思考加上一些运气,不妨试试看。
官方价格:$25 Teraminx七阶五魔方

机器泰迪熊 1 3

MF8出品的这款Teraminx七阶五魔方,将每一面分出了密密麻麻的层次,结合了高阶魔方和五魔方的玩法,看上去让人眼花缭乱,就算一分钟就能还原三阶魔方的玩家,还原它也起码要两个钟头。
市场价:约¥800元 Rubik鲁比克三阶地球仪

在富士通看来,这只可爱的机器泰迪熊可不仅仅是为了卖萌而生,他们认为这玩意能够帮助寂寞的儿童和老年人,像一个真正有思想的玩伴那样

这是Rubik1982年出品的,早已绝版,是“耗子哥哥”在一位外国人处淘到的二手货。它除了挑战你的还原能力之外,也考验着你的地理知识,当然更适合当作装饰品摆进书柜里。
Rubik’stouch鲁比克电子魔方

来自日本富士通的机器泰迪熊,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调戏”,全身上下分布着13个“G点”——高科技的探头,能够细腻地根据周围环境和人们的交互动作,给出多达300种的反应,包括各种触摸带来的肢体动作,以及,得益于鼻子上内嵌的摄像头,它还能根据“看到”的动作进行反应,比如说,当我们对着它微笑时,它也会对你微笑——哦,所以,这是一只会冲人笑的泰!迪!熊!

自从1974年发明魔方并申请专利后,Rubik已经把自己的名字变成了世界最顶级的魔方品牌之一。经典的三阶魔方依然是其最畅销的产品,并有不同的版本。这是Rubik最新推出的TouchCube,可称作是IPhone版的三阶魔方,可以通过手指划过触摸屏表面,轻快地移动每一层。万一没法还原的话,没关系,只要让电子系统自动还原就行了,用不着螺丝刀来大卸八块重新组装。
官方价格:$149.95 亚历山大之星

当然,在富士通看来,这只可爱的机器泰迪熊可不仅仅是为了卖萌而生,他们认为这玩意能够帮助寂寞的儿童和老年人,像一个真正有思想的玩伴那样。而且,未来富士通还打算将机器泰迪熊联网,以互相学习并获得新的行为模式——知道“天网”吧?你看,我们的未来并不一定是灰暗的,除了T800,还有可能是可爱的泰迪熊~

如今早已绝版的亚历山大之星,是众多收藏家的觊觎之物。它由亚当·亚历山大于1982年发明,是一个有30块可移动部分的正十二面体形状的魔方,可以让五块一组的星形环绕最外侧顶点旋转。
MeffertEgg蛋形魔方

机器泰迪熊 2 3

Meffert一向喜欢出品各种异形魔方来挑战人的功力。不要小看这枚魔方的3×3结构,没事的话别随便打乱它,不然够你冥思苦想的。即使三阶魔方还原成绩在15秒以内的高手,转这个蛋可能也要超过半小时。

1 2 链接 魔方的玩法,你会几种?
普通玩法:帕克式玩法,纯粹娱乐,不学公式,不练手法,只要成功拼出一面就不错。
竞速玩法:如果你已经掌握了公式,能熟练复原魔方,那就开始追求最快的复原速度吧。速拧的重点在于:使用的方法要简便、步骤要少,魔方要无比顺滑,不影响还原时间,最后,灵巧的双手和卓越的观察力和反应力是最重要的。
盲拧:盲拧可以说是每个魔方玩家的梦想。拿到打乱的魔方时看上几眼,蒙上眼罩后就能凭记忆还原整个魔方,这种玩法对一个人的记忆力和空间想象力有极大的考验,也是赚足喝彩和眼球的不二法门。进行复原的过程。计时是从第一眼看到魔方开始的,也就是说记忆魔方的时间也算在总时间内。目前盲拧世界纪录为30.94秒,由中国的庄海燕保持。
单拧:只用一只手转动魔方进行复原,对手指的灵活程度要求很高。因为没有另外一只手的帮助,魔方难以保持平衡,尤其是在高速转动的过程中。目前世界纪录为LeeSeung-Woon创造的11.97秒。
脚拧:虽然听起来不可思议,而且看起来也不太雅观,但是的确有人用脚来复原魔方,并且速度比起许多新手来快多了。当然,它的玩法比较受局限,不是你随时随地想发挥就好意思发挥的。世界纪录为ChangJee-Hoon创造的36.94秒。
花式拧法:有些人精通魔方,却不屑于竞速,那么他们干吗呢?不如用手中的魔方拼出美丽的图案吧。其实这是相当有难度的一件事,因为你要预测到每块的移动,而且还要保证所有面的图案的完整性。
玩物不是玩具
普通的魔方,偶尔转转还行,要是一天练上几个钟头,褪色、散架不说,还会让手酸痛不已。专业魔方,手指轻轻一点就转起来了,还具有极佳的容错性,让你一层还没完全复位便可以拧下一步,速度因此可以大大提高。对于资深玩家来说,几元钱的只能算小孩的“玩具”,动辄几十上百元的专业魔方才是入门级武器。
永俊九阶魔方

破解了三阶魔方,就有人想挑战四阶;搞定了四阶,又瞄上了五阶……对于高阶魔方的爱好者来说,层级的突破是永无止境的。世界上做高阶魔方最出名的是希腊的V-cube品牌,但它的高阶魔方只出到了七阶。现在面世的成品高阶魔方中,最高的可以达到11阶,关于12、13阶,有的只是图片和宣传资料,还没有真正拿出样品。其实高阶的还原玩法跟低阶魔方是基本相同的,只不过每提高一阶还原步骤就更加繁琐,需要的时间就得加倍。当然,捧着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给你带来的将是更多的回头率和手腕的酸痛。
价格:约¥800元 Square1

一个外行拿到Square1的第一个反应,通常不是“怎么还原?”而是“这玩意儿怎么打乱啊?”Square1又叫做SQ1,是由KarelHrsel和VojtechKopsky在1992年共同发明的。它的难度主要在于上下两个面的方块被切割成了可以转动30度的小块,从而可以产生不同于原始方方正正模样的状态,形成无数千奇百怪的变形。它的复原难度,在于不仅要求你回复原来的形状,还要让颜色一致,非常考验人的心理承受能力。
Fisher’sCube

这又是一个看起来方方正正,打乱了却横七竖八,活像刺猬的魔方。Fisher‘sCube是由世界级改造大师TonyFisher于1985年发明制造的,有单色和六色两种。它颠覆了棱块与角块不可交换的规则,改变了棱块与角块的安装位置。使打乱了的魔方形状怪异,外观造型更加多变,大大增加了挑战难度。
1 3

很多人以为会玩魔方的人一定脑子特灵,空间想象能力特强。其实,自从世界上有了魔方公式以后,玩魔方跟数学能力、智商已经没啥大关系。
只要有兴趣,人人都能成高手。

中学老师谢捷用三年的时间将三岁的女儿恩希培养成了世界纪录年龄最小的还原魔方者。
前不久,AJ的一个自制手工魔方被一位外国魔友订走了,出价100美金。
“耗子”认为,套用公式还原魔方是个捷径,并不能获得玩魔方的真正乐趣。
抛开公式,靠自己去摸索反而更让人沉醉其中。

快速还原并不是终极目标 前后不过半分钟。
魔方在玩家AJ的手指点拨下飞快旋转,就像被按了快进播放键。还没等旁人反应过来,已经复原回了六面同色。
“我的速度不算特别快的,平均还原一次二十多秒吧。世界上最快的成绩是7.08秒。”
很多人以为会玩魔方的人一定脑子特灵,空间想象能力特强。
其实,自从世界上有了魔方公式以后,玩魔方跟数学能力、智商已经没啥大关系。
所谓的魔方公式,就是使魔方每个块向特定位置还原的一些旋转规律。这套公式是无数魔方爱好者慢慢推算研究总结出来的。得益于网络和电脑的发展,这种还原魔方的“秘籍”有了更好的简化和推广,魔方的神秘面纱逐渐被揭开,原来曾被魔方难得抓耳挠腮的人开始步上了“魔道”。
以至于初入门的魔友会有一种“强迫症”,看到打乱的魔方就想还原。甚至可能去想办法找更“乱”的状态去还原。
2004年,福建魔友大烟头从网上下载了一款魔方游戏软件,里面各种千奇百怪的魔方让他眼界大开。如痴如醉地玩了一个月,将它们全解出来后仍觉不过瘾。于是,他又下载了上万张不同品种的魔方图片自己来照着做。
渐渐地,仿造的样品也没办法满足他了,因为任何魔方只要破解过一次,他就会记得,根本不用记录下来。这样也就失去了挑战性。
北京玩家“耗子”就认为,套用公式还原魔方是个捷径,并不能获得玩魔方的真正乐趣。抛开公式,靠自己去摸索反而更让人沉醉其中。
英格兰一位叫帕克的建筑工人从1983年买下魔方开始,一直在为解开魔方奋斗着。他不信邪,不看公式,一定要靠自己的努力破解。历经26年、2.7万个小时后,他终于成功了!“当我确定每一面都是同样的颜色后,我哭了。你知道吗?这26年,我的生活都是围绕着它在转。”帕克骄傲地说,“因为玩得时间太长,我还弄伤了手腕。现在,我终于摆脱了它的魔力。”
“生活就像魔方,打乱的方式千变万化,但还原的形态只有一种。”
“耗子”喜欢在玩魔方的过程中琢磨规律,甚至让这种习惯渗透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中:“我习惯对所有的事情都先观察总结出它的规律,然后按部就班。”在北京上班的他,每天的上班时间都计算得很精确,搭公车和打的两种方案,到了某个时间点准时切换;每次买回来的蔬果,立刻要吃的,要放两天的,长时间储存的,分类规划得井井有条……只要掌握了规律,不论发生什么状况,总能让它回复正常。
但是话说回来,谁说魔方的乐趣就在于按某种方法、或在多短时间内还原呢?贾宝玉不就说过:扇子可以扇风,也可以撕着玩。没有人规定只有还原才是玩魔方的目标。“只要你在摆弄魔方时得到了乐趣,那就足够了。”
手艺迷和收藏家
把魔方玩出境界,除了苦练规律的技巧迷,还有剑走偏锋的手艺狂和包罗万象的收藏家。
前不久,AJ的一个自制手工魔方被一位外国魔友订走了,出价100美金。
AJ第一次有自己做魔方的念头,就是因为看到了大师的经典作品Fisher’sCube。
“当时我觉得太神奇了,这个打乱后像刺猬一样的魔方,怎么可能是由普通三阶变出来的?”
对着一张网上下载的Fisher‘sCube图片,AJ研究了好几天,然后到模型店买了塑料片和ABS胶、买贴纸、找几个三阶,又锯又切,然后拼装打磨……第一个作品出来,非常成功。之后,又陆陆续续有了其他作品:六角柱、Axis、双心形、钻石形、花形……
要买到这些魔方,要么得花高价千方百计地找到原版,要么只能忍受低质量的山寨品。而MOD让AJ拥有了各种各样的稀有魔方,而且独一无二。
在仿造都玩得失去挑战了之后,“大烟头”索性开始自己设计魔方。自己出难题然后配备独家秘笈让别人来解,过瘾!
国内不少收藏家都有他的“魔中魔”系列,这种一个方形魔方内套圆形魔方的版本,不少人根本就舍不得打乱:“还原起来太复杂了!”
魔方藏家的乐趣则在推广。
广州南武中学的老师谢捷用三年的时间将三岁的女儿恩希培养成了世界纪录年龄最小的还原魔方者。他班上的学生,现在几乎个个都会魔方,而且有几个的速拧成绩非常厉害,十几秒就能还原一个。
他发现,这些学生玩魔方以后,专注力和观察力都提高了很多,也更爱提问了。考试成绩反而攀升不少。
他每逢逛魔方店,看到有新品就忍不住收罗回家,有时甚至一花就是一两千元,如今家里的魔方少说也有几百个。在他的收藏中,除了不同结构不同厂家的各色魔方外,还有不少普通三阶连包装都没拆的,备着随时送人。
“要是哪一天,公车地铁上玩魔方的跟玩手机MP3的人一样多,那该多让人兴奋啊!”
2 3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