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大圣诞礼品商又有另一番感受,玩具医院

据“玩具医院”负责人陈鸿介绍,“玩具医院”已经与国内上10家大型玩具经销商取得联系,成为他们的维修代理商。
玩具像家电一样“有病可医” 武汉首家“玩具医院”挺进另类市场
国内首家“玩具医院”日前在汉正式开业,为万千家庭中的“病残”玩具提供维修服务。
名叫“小玩家”的这家“玩具医院”受到国内众多品牌玩具经销商的热捧。
武汉昌发玩具公司经理董宽余说:目前玩具向着高档次和智能化方向发展,为玩具提供售后维修服务是一种大趋势。有了“玩具医院”就可大大减轻巨大维修压力。
据悉,以后市民到商场买玩具,商家将会附上一张这家医院的保修卡,玩具出现损坏等问题,可以到这家“医院”就诊,市民买玩具可以象买家电一样放心了。
据“玩具医院”负责人陈鸿介绍,“玩具医院”已经与国内上10家大型玩具经销商取得联系,成为他们的维修代理商。
相对于玩具业的快速发展,玩具的售后服务严重滞后,至今还没有出台全国性玩具“三包”规定,许多玩具一玩就坏,且得不到应有的包修,数百元的玩具,很容易成“废品”了。
据介绍,位于江岸区交易街19号的这家“玩具医院”,原是恒新电子产品维修部,作为夏新电子售后服务中心已有8年之久,具备了维修玩具的技术。在市玩具协会的大力支持下,筹办了“玩具医院”。
玩具维修市场前景可观
资料显示: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玩具业年产值已高达1000亿元。市玩具协会提供的统计,武汉市场玩具的年销售总额超过了4亿元,武汉已集聚生产、销售的玩具企业和品牌玩具经销商经销商130余家。有关部门的不完全统计,一个城市家庭儿童玩具的年均支出近千元。玩具市场拥有巨大的消费群体,同时其售后及维修市场也是相当庞大,而目前市场上还没有一个服务于这方面的专业公司。有关人士说,如果市场上加强对专业玩具维修人才的培养,形成规模化、连锁化的经营管理,“玩具医院”的市场前景将十分可观。
玩具全国不维修
9月底,王女士给6岁的儿子买了个近千元的数码微型玩具飞机。可回家没玩两次,这飞机就折翅了。因为买时就没有“三包”,他找商场,商场让他找厂家,可厂家不理,豪华飞机成了废品。
市民张先生家里,房间堆满了各种玩具,可没几件是“健全”的,不是缺胳膊就是断腿的。眼看“十一”到了,儿子又少不了要玩具,而且看中的都是几百元的电子玩具,他好心疼不说,关键是买回来玩不了几次就废了。
“这些玩具是好,但都不经久耐用,坏了又得买新的,所有厂家和销售商都不负责维修,其实有的只是坏了一两个小零件,可就是没有换的和修的。”昨日中午,记者在武广四楼看到,玩具柜台占了1/4场地,
各式玩具产品让人眼花缭乱。柜台内,生意兴隆,许多家长们带着孩子在挑着玩具。记者看到,一名女士奈何不了儿子的纠缠,花400多元买下了一种遥控式直升机玩具。“这是今年内买的第7个玩具,花了2000多元,现在没
有一个是好的,全都堆在家里。”“玩具价格不低,又是易坏品,不知道玩具为什么就没有三
包服务。”这名女士说。据销售员告知:目前的玩具都没有“三包”规定,但有少数品牌经销商已经推出了维修服务,但一般要收费,而且维修不及时,点少,消费者不方便。玩具销售的另一个大卖场就是超市。相对于大型商场,超市的玩具产品相对要低档些。连日来,记者暗访市内各大超市,发现这些玩具产品基本上没有维修服务。市玩具协会秘书长唐远平说:目前所有的玩具都没有产品“三包”规定,坏了就等于废了,这是国内的一种普遍现象。
维修难在零配件
既然市场对玩具维修的需求巨大,为何就没有维修行业?唐远平说:玩具的维修难就难在配件。据悉,目前玩具的花色品种超过了4000多种,而且设计的产品零部件多。玩具不像家电产品,没有统一规格和制式,而且玩具产品升级换档快,销售周期短,厂家推出的产品往往时兴一阵子不久就淘汰了,当你买到这个玩具时,它可能已经开始退市了,因此生产厂家不生产零配件。唐远平说,目前市场上玩具类型非常多,即使是同一厂家生产的玩具,外形看起来相似,但许多零配件都大不相同,所以也不可能相互替换,维修难于找到匹配的零件,再加上玩具维修成本高,利润低,因此,专门提供此项服务。吃力不讨好。据悉,此前国内也有不少个体经营户尝试开维修玩具店,但都很快就夭折了,目前基本上没有生存下来的,主要原因是零配件难,价格低,同时,缺少厂家和经销商的合作。“玩具医院”负责人陈鸿说:“医院”与十几个经销商建立代理维修关系,以此可在一定程度上解决零配件难题。目前维修只是针对高档玩具,且收费价格只是在几十元内,一般价值几十元的玩具他们给予免费维修的方式服务。今后,他们还将提供上门维修、以旧换新等服务,同时,拓展其他的延伸功能,诸如开展玩具租赁与交换等等。

临近10月,一年一度的圣诞礼品订单争夺战也渐渐落幕。作为“世界超市”,浙江大大小小的外贸出口也在金融危机中感受市场的动荡起伏。大家都感慨圣诞这碗饭越来越难吃了,在和经济危机、跨国采购商等博弈中,广大圣诞礼品商又有另一番感受:今年欧美的圣诞老人并不寂寞,俄罗斯、南美、非洲都有他们同伴的踪影。
谨慎的“圣诞老人”急急追单
王爱娣是义乌一家圣诞玩具厂的包装工人,往年的这个时候,圣诞礼品陆续结束出货,工厂差不多停工了,但今年,她刚歇工准备回安徽老家,又被车间主任叫住了。因为该玩具厂最近又接了些追单(首批订单交付后,对方又追加订货)。
“客户催得很紧,说十天内就要交货。”这家玩具厂的汪经理告诉记者,每年的3~4月份,是圣诞礼品的接单季,当时正值国外经济大萧条,外商出手非常谨慎,单子大幅缩水。“没想到现在又急急追过来了。”
义乌福斯特工艺品有限公司也有同感,公司的生产这个月基本完工了,出货在10月中旬也告一段落。但没想到的是,很多老客户临时追加了一些小单子,这让他们既惊喜又尴尬。“单子很小很散,不做呢,怕失去客户,做呢,又要去联系下面的厂家再开生产线。”该公司相关人士表示,更重要的是,时间非常紧。
圣诞老人还会玩“摇滚”
戴凌峰是意大利德亚公司杭州办事处负责人,有着十年的圣诞礼品采购经历。为更新圣诞采购菜单,他每年都要花很多时间下工厂、逛展会。今年,他看到些新玩意,让他眼前一亮。
5月初,在广交会上一家浙江玩具厂的展位前看到的,近两米高的个头,圣诞老人手拿麦克风,和着个性音乐,圣诞老人随着音乐摇摆,唱出动听的歌曲。由于加了特制的压缩弹簧,圣诞老人在包装、运输时就能缩成一小块,非常方便。“越是危机时,国外的商场、宾馆越需要制造气氛,吸引人气,所以这个大块头圣诞老人特别畅销。”戴凌峰当时就下单订了200多个。
“价格竞争早就不合时宜了,圣诞礼品厂商必须尽快进行创新研发,提高产品附加值。”吃了10多年的圣诞饭,浙江岱山县兴发玩具厂负责人潘立云深有感触。该公司每年有100多万个圣诞老人出口,这些小玩意每年能带来5000多万元的销售,但今年,金融危机的冲击也是难免的。
“国外各地的圣诞文化也存在差异,新一代用户的需求肯定比前一代升级,尤其是金融危机未消散前,更需要厂家把握需求推陈出新。”所以趁着危机,潘立云也下定决心,在专业化基础上提高产品档次、增加科技含量,比如今年新研发了跳舞系列、摇滚系列,既喜庆又有创意。另外比如加了智能芯片,光控、红外遥感、声控的智能圣诞老人也成了老外的新宠。
“虽然量比去年少了些,但这些新产品价格能上去,利润也高了。”潘立云说,目前公司里最贵的圣诞老人能卖到50~60美元,在国外市场的零售价基本能翻十倍。
西班语、意大利语包装惹眼
徐明是台州一家礼品包装企业的运输工人,整天埋头和货物、箱子打交道的她突然发现,以往包装纸上常见的英文字母“MerryChristmas”(意为圣诞快乐)突然换成了另外陌生的字母“BUONNATALE,鲜艳的偏红底色也改成了五颜六色。
问了才知道,这些是意大利字母,意思同样也是圣诞快乐,那些产品包装完毕后被送往意大利,那是该公司今年重点开拓的市场。“可能是金融危机过后,大家更讲究新意,今年的礼物包装袋特别抢手。”该公司负责人金先生告诉记者,他的采购商今年光小包装袋就下单了几百万美元,而去年只有十来万美元。
“欧美客人少了,我们就开始想办法吸引南美、俄罗斯客人。”翁亮是义乌一家圣诞礼品生产企业负责人,去年这个时候采访他时,他正在钻研俄罗斯、巴西、印度等国的风俗、人情礼节、颜色喜好,还学会了他们一些简单的圣诞祝福语言,比如阿根廷的官方语言西班牙文中圣诞快乐是“FelizNavidad”……这些今年统统派上了大用场。因为就在短短一年中,该公司出口俄罗斯的品种从当初的10多个增加到200多个,同时今年公司来自南美的单子也增了两成,填补了欧美客户订单整体减少20%的销售空缺。

合肥首现玩具租赁店 安徽省玩具产业有望“风暴”中升级
短短5个月就发展14个加盟店,1个省级加盟店,从起初30万摇身翻成300万,谁能想到,这是一个今年应届毕业、年仅23岁的小伙朱树海带着23名员工在儿童玩具出租回收的市场中所创造的奇迹。
在学校里,同学说他“不安分”
作为今年安徽财贸学院的毕业生,朱树海在大一、大二之时,就开始了他的“创业”之路,也挖到了他的第一桶金。“当年就在学校附近,做做IT等技术较高的产品,虽然收入不高,但每个月也有2000多元盈余。”朱树海告诉记者。
网上一帖,成了他的创业灵感
今年2月,他在网站上看到的一帖子成了他创业的灵感。
“一天上网时,突然发现有一个网友发帖子,称自己家里玩具很多,可以对外出租。”这条消息,使朱树海嗅到了其中蕴含的巨大商机。于是,朱树海决定到上海、深圳等城市考察。“当时考察全国仅仅只有3个这样的商店,对很多城市来说,这是个空白。”朱树海告诉记者。“现在很多孩子对玩具的新鲜度只有1个星期,而且家长浪费大量的金钱来为孩子购置很多玩具,孩子玩腻后就不好处理了。”
卖掉挖掘机支持他的创业之路
为了支持小朱他创业,他的家人以6万元的价格卖掉家中的挖掘机,并贷款20多万元。今年2月中旬,朱树海独自一人来到合肥,正式走上了他的创业之路。事业刚刚起步的他,由于十分稚嫩,让很多玩具厂家并不信任他。在他不断的努力下,打通了所有的障碍,短短的5个月内,从起初30万翻成了300万。“前段时间,一家公司以260万的价格准备收购我的企业,但我没有答应。目前,经过资产评估,企业总资产(包括品牌价值)总共约300万元。”朱树海告诉记者。
目标:两年内成为行业老大
“目前,在合肥直营店有4个,加盟店有10个,光一个直营店一个月创收大约在2万元。今年7月,我的公司正式成立,除了店面人员,公司内成员扩展到23个。”朱树海说。
对于未来,朱树海信心很足。“以现在的发展速度,未来两年内,我们企业或将成为安徽儿童玩具出租回收行业的龙头。”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